• 我的个人中心
  • 发布工装招标
  • 发布家装招标
当前位置:首页->装修业内->室内设计新势力榜|论坛:地域文化影响云南设计

室内设计新势力榜|论坛:地域文化影响云南设计

2016-04-27 15:36:45

G}Y)]}N]M@DKZOMEYI@M6FM.png 

 

 

 

 

    在设计中会涉及国际性与地域性的双重考核,如何处理地域的特殊性与国际化的大同趋势,如何在设计中融合两者,是设计师不断在思考和实践的课题。 云南是一个地域特征非常丰富的地方,这些深厚的文化积淀为设计提供了源源不竭的灵感。昆明榜单十位入选的设计师中亦有多位在积极探索云南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传承与发扬。

  在中国(昆明)室内设计新势力榜颁奖典礼上,通过两个论坛探讨地域文化对云南设计的影响。某知名媒体执行总编戴蓓、天坊室内计划创始人张清平、云南省装饰行业协会设计专委会会长林迪、新加坡诺特设计集团董事长/新加坡室内设计师协会理事长王胜杰,以及中国(昆明)室内设计新势力榜10位入选设计师展开对话。

  对话一:云南设计的特殊DNA

8)_C[BF}O)KX`1`7)ZZ9MS0.png

G}Y)]}N]M@DKZOMEYI@M6FM.png

  对话嘉宾

  某知名媒体全国执行总编戴蓓

  云南省装饰行业协会设计专业委员会会长林迪

  墨奈建筑装饰设计总经理景飒

  博文思捷室内设计公司设计总监刘宗亚

  此里农布建筑与室内设计总设计师/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讲师 孙斌

  ARC赤弧室内设计创始人 夏冬

  云南艺术学院环境设计系副主任 邹洲

  戴蓓:云南的地域性很明显,我来到云南的时候它给我冲击很大,自然风貌、习俗、民居等,跟其它地方有很大不同。基于这样的背景,你们觉得云南设计有什么特殊性?

  林迪:我出生在香格里拉的德清县,我觉得在云南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我不是特别有奋斗精神的人,我觉得云南的设计师大都有这样的问题,不够有力量。云南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地方,在汉代庄蹻入滇,看到这么多的美景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在滇池边上自称为王。在100多年前法国在这里探险,发现云南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想把云南变成他们的后花园(花园装修效果图),所以修建了一条铁路。现在很多其它地方的人落地在云南,本来是来旅游,结果就不想走了。云南这个地方人美山美水美,是可以召唤人的场所。

  现在我们开始觉悟不同的生活一定是可以打动很多人的,要倡导云南的地域性文化,但我觉得云南的设计师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

  戴蓓:邹洲你在做云南传统村落保护,你们是怎么做的?

  邹洲:我觉得我能生在这片土地是幸运,我发现这片土地有太多的民族,有太多的景观人文,现在很多城市看不到的东西在云南都可以看到。我们谈的是活态保护,是人文的保护,让在这块土地生活的人能够真正生活下去,让离开的人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家园。我们很多的时候是做跨界的社会创新。

  景飒:地域文化,我作为年轻设计师在过去的设计中确实相对考虑得少。我是东北人,但是现在人家问我哪里人,我都说是云南人,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们主要是做跟家有关的设计。我是满族人,很多年前我自己装修的时候,当时我想必须在家里面装一个东北的土炕,这是一种情结。我觉得地域文化是很广义的。我在跟很多业主做项目的时候,也会考虑这种特殊性的需求,他们都会有一种自己的情结。所以我们是从小事做起。

  刘宗亚:我是四川人,2006年到云南,现在已经10年了,也是因为热爱这片土地而留下来。其实云南对我来说,更多是诗和远方。作为设计师,对云南的地域文化,我们怎么去表达、呈现,是我们在做项目时很关注的一点。要把云南原汁原味的东西表达出来,找到云南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我觉得这个很关键。我曾经去过一座雪山,看见很多枯木,很有沧桑感,我觉得这就是云南所呈现的味道。同时,时代不一样了,我希望把云南的一些独特的感受和时代的需求结合,这样才会得以传承。

  夏冬:我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我是85后,我是喜欢时尚的人,主要做商业空间,基本上以餐厅(餐厅装修效果图)为主。去年全国都有对云南餐厅的需求,我想借此机会把云南的元素用时尚的方式带出去。

  孙斌:我是来自迪庆的藏族,在学校里我也参与云南少数民族保护的课题,更多的时候我们都会去关注一些少数民族的一些建筑形态、建筑材质,但这段时间我们关注的东西,不仅仅是建筑本身,我觉得要梳理当地的人、当地的山、当地的水。香格里拉的一场大火把很多古建筑烧了,我们看了很痛心。我们都有一些探讨,也发起一些援助,这些都是针对古城里面的人,希望他们能够继续在古城里面生活下去。我希望有更多的设计师能为云南,能想简单一些、直接一些的对话,关注这样的环境特色,关于云南的人,他们的生活。

  戴蓓:最后想请林迪老师做一个总结,从设计这个角度出发,云南有哪些关键词。

  林迪:每一个做设计的人都会关注一个问题,就是风格问题。风格来自什么,风格就是从历史、文化,从自然、从生活的细节中找的一些元素,通过一些方式呈现出来。实际上云南的素材类型很丰富。我希望全国、全世界的设计师都走进大地,走进日常生活,从中发现美。

  对话二:设计的地域性表达

`LW0Z881K{O8WG{)}6VO821.png

  对话嘉宾

  某知名媒体全国执行总编戴蓓

  天坊室内计划有限公司创始人张清平

  新加坡诺特设计集团董事长/新加坡室内设计师协会理事长 王胜杰

  昆明理工大学环艺系研究生导师/瑞山装饰设计总监 何德鑫

  大森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设计总监李健明

  昆明速写装饰设计公司设计总监赖伟成

  元尘品牌创始人王飞

  云南派格设计机构创办人张禾

  戴蓓:随着中国的经济,我们的审美方式的变化,中国也在不停地内问,问自己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设计。我看过很多的新中式 (中式 装修效果图)的设计,发现容易陷入符号化之中。怎么看待新的时代之下,中西方设计的差异,在设计中怎么处理地域性和国际性的关系?

  张清平:我觉得文化是有差异的,但是生活是没有差异的。我们怎么把生活过得更和谐,生活的态度更圆满,跟设计有关系。文化当然很重要,什么是文化,用最简单的话说,我觉得是习惯,以前的习惯不一定是现在的习惯。我讲的心东方,不见得要堆积很多东西,我们一直在讲现在是做减法,是把设计的精神保留,而不是把物件植入。

  王胜杰:我觉得云南文化很复杂,有52个民族,去吃饭很多地方都说是滇菜,但其实云南有各个民族的菜系。我们在全世界不同的城市做设计项目,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研究当地的地域文化。你怎么避免把一个太空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所以设计师功课要做好。对每一个种族,都要做好地域文化的功课,所以在云南设计师有很多功课要做。

  何德鑫:我有两个身份,设计师和教师。现在我在带研究生的设计课,研究生会学习表现方法和技法,也会关注地域、人文。基于这样的经历,我自己也会反思。我们都比较怕别人问,你最擅长什么风格这类的问题,本身这个问题就有问题。因为地域是多元的,设计也是多元的。比如思茅,当地人很热情,喝酒就像喝水一样。针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地域,肯定不能做一陈不变的设计。我觉得设计师需要角色扮演,参与到对方的生活当中,参与到他们的习惯当中,这样可以有更多的体会。

  李健明:我觉得文化的冲突是无处不在的。风格在任何地方都会存在,任何传承必须有变化。明清家具经过现代设计师的手,也有了新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地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还是需要“

  戴蓓:王飞你在开民宿,你会特别要体现云南的地域文化在里面吗?

  王飞:这个想法是很强烈的。大家对地域文化的接受度超出我的想象,包括经济效益,包括当地政府部门的态度,对地域性的表达还是很认可。我们希望营造一种乡村的回归,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我觉得云南本土不单是自然风光,还有很多人文的东西,有很多值得保护的东西。但是我看到有很多传统村落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拆迁,还有很多村庄所谓的旅游规划,把老村落破坏掉。

  其实老昆明给我的感觉很好,有老街,但是1999年大拆大建,已经无法挽回,现在这种态势已经蔓延到乡村里面,一些东西有可能会一去不复返,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最宝贵的,失去了就无可挽回的。我希望通过更多的方式,在地域文化传承上做到 五赢:政府、社会效应、村民、传统历史人文环境、参与者都得益。最关键的是,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保护传统的人文环境。我觉得设计是可以带动这件事情的,让政府、村民感受到这些东西是有价值的,当然还有很多渠道、方式更好的保护。现在这些传统的东西消失的速度很快,我希望以后可以有体系地保护下来,在此也发出一个呼吁,更多人能够参与进来。

  赖伟成:我们公司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地域文化是怎么形成,不同的地区为什么生活方式不一样,后来我们发现所有的东西跟气候有关系。我研究的方向一个是气候,一个是就地取材。

  我们跟西双版纳的老师做了一个项目,研究不需要空调的房子。西双版纳非常炎热,我们最后来研究气候,要怎么隔热,如何通风。西双版纳的房子很特别,都是架起来的,顶层开了一个口。我们做了一个水井架在下面,风会传过水井灌到房子里面,然后热气通过上面的开口排出去,我们做的那个房子几乎不用开空调。在隔热上我们加强了技术,做了两层的设计,太阳晒到第一层夹层的时候,通过排气又散热出去。所以把地域文化发扬的话,我觉得必须要关注气候,不同的气候会给当地的生活形成很大的影响。

  张禾:我也做过很多欧式的项目,因为曾经欧式是一种风尚。后来慢慢发现云南有很多东西是很美的,我们应该发掘出来。所以我们就更关注地域和人文,把云南独有的素材、人文发掘出来,运用到设计当中。你会发现这些东西是很舒服的,慢慢地业主也接受,因为它是当地取材,有人文情怀,又是发自内心做出来的东西。现在有很大一部分设计师在往这方向发展,我本人也愿意朝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戴蓓:经过两轮的讨论,我相信城镇化对我们地域文化有一定的冲突,但是美的东西一定会留下来,不管时间如何在变化。云南是人杰地灵的地方,这样充满诗和美的地方,希望通过用设计师的才智把更多美好的东西留下来。

 




招标关闭

恭喜您,招标发布成功!